流行解码

摸点🐟

换个画风玩玩

来玩!!!

松野落牧:

有、有人要来语C吗


雷安only的那种


刚建,门牌646098804,欢迎来玩呀

啊点图,其实更像是抢东西的小人吧

@七氦 

emmmm100粉了有点惊吓
干脆来点图吧(。

【雷安】Eternal flower. [1]

一级棒

RAIN夕凪浅雨:



#国王雷×活死人骑士安


#OOC+小学生文笔


#没有很正经地写,只是一些平时零零碎碎摸的段子合集。后续或许有或许没有。


#猎奇表现注意。接受不了的人请谨慎观看


#活死人安的设定是有意识的尸体。被复活后身体不能复原,左眼眶无眼珠[经常被雷狮放花],声带损坏而无法发声,脑袋上的血一直流,之前被斩首所以脖颈上有一条红色的缝纫线[或许头时不时会掉下来?],腹部也被缝合起来,不过那里的线不牢固时不时就会崩[然后掉出肠子]。没有触觉和痛觉。国王雷之前并不是皇子。





☆ 1


“你真的要复活他?”
年轻的国王面色凝重,犹豫片刻后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“我要复活他。”
“他不会高兴的。”魔女扫了眼台子上的尸体,拎起颜色奇特的药水瓶子就往咕噜咕噜冒泡的大锅子里灌。
“我知道。他这么死板,肯定不允许我这么做。”国王紫罗兰色的眸子里透出坚定的光来,“我一定要复活他。我需要他。”
“可不要后悔。”


安迷修凝视着雷狮,他面色阴沉,显然心情不太好。雷狮并没有在意,而是哼着曲儿审批成堆的文件。
安迷修在质量上乘的纸张上写出一串好看的英文,轻轻叩击桌面,将纸举在身前给抬起头的雷狮看。
[我记得我死了。你又干了什么?]
“干了什么?复活你啊。”
雷狮笑着放下羽毛笔,抬起一只手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[去你的。我对你还有什么用吗?这副样子已经不能上战场了吧。]
[你就不能让我安心入土吗。非要折磨我?]
雷狮蹙眉。
“是,你对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。”
他推开椅子起身,捏了捏安迷修僵硬冰凉的脸颊。
“不代表我不需要你。”
我爱你。
雷狮轻轻比划着这个口型。
安迷修一阵无言,在白纸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墨色痕迹。





☆ 2


“嗯?这是……”
雷狮抚着下巴打量被安迷修拉住手的女仆,她的神情充满了惶恐,浑身上下都在打颤。
安迷修一脸无奈。
虽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,不过他也腾不出手写字给雷狮解释啊。
“你,站在这,别动。”雷狮对着女仆下令,同时用凌厉的目光瞟了她一样。女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下巴还在打颤,牙齿碰撞发出咔咔咔的声音。
吵死了。待会儿直接让她辞职吧。
安迷修从口袋中抽出白纸和羽毛笔,垫着手掌轻车熟路地写下一行字。
[肠子不小心掉出来,她看见了。]
“蠢。”雷狮不禁咂舌,不知说的是指女仆还是安迷修。“你不一直很谨慎吗?”
对方无辜地耸了耸肩。
[她突然闯进你的房间。那一刻我在缝我的肚子,一个没稳住肠子就掉出来了。]
“恕我直言,就算你肠子没掉出来,就这脑袋也会吓到她的。”望着安迷修不断冒血的头,雷狮顿了顿,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再扭头看女仆,雷狮并没有觉得她眼熟,甚至认为自己从未见过她。噢,开什么玩笑,他堂堂一个国王为什么要记住下人的脸。
[如果知道我就不会问你了。]
安迷修一脸理所当然。
[当然我不希望你为难她。]
“哦?你这么信任我啊。”雷狮倜傥似的笑了笑,紧接着,嘴角的弧度向下弯去。
“你不知道人类的嘴有多可怕。把自己知道的‘秘密’告诉别人,一传十十传百,不一会儿全国人都知道了。而且大多都会扭曲事实,变得夸张得可笑。”
[……所以你为什么要复活我来拖累你。]
“与这件事无关的东西你说什么。”雷狮按住安迷修握笔的手,眯了眯眼,抽出腰间的匕首,指向女仆的脖颈。紧锁的眉瞬间舒展开来,扬起一抹张狂的微笑。
“杀了她是最好的选择,为了我们。”
安迷修挣脱雷狮的手,闭眸摇了摇头。
[不行,不能伤及无辜。]
雷狮轻哼一声。
“不愧是前骑士长大人。都死过一次了,思想还是贯彻着骑士道。”
他收回匕首,扔给安迷修一个小瓶子。
“凯莉给我的。她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,喝下它的人会失去关于你的记忆。”
[你耍了我。]
安迷修不高兴了。
“怎么,本大爷就喜欢耍你。”
雷狮顺手拍了拍安迷修的头,后者似乎有点不服气,气呼呼地在纸上写了一句。
[即使成为了国王,你还是那个恶党。]





☆ 3


当年轻骑士长的尸体被运回王宫时,几乎每人都能注意到国王那阴沉的神色。他好似一颗炸弹,不知何时就会把周围的人炸得尸骨无存。路上行人见了他纷纷让路,生怕这位随性的国王一个不高兴给自己判了死刑。
“欢迎回来。”
雷狮轻轻摩挲着安迷修沾满血污的脸。
“我的骑士。”
他的光辉伟绩将被百姓铭记在心,他那值得令父母骄傲的一生,将被群众口口相传,声声赞赏——他是个英雄。
即使他再也不会醒来。


雷狮本不想当上国王。
每天得审批许多枯燥乏味的文件,还要提防那些想谋朝篡位的小人,随时随地都有被暗杀的风险。真不明白有什么好的。
不如成为海盗,自由自在的多舒服。
在莫名其妙的加冕仪式后,看着从门外迈步走进安迷修,雷狮不免有些惊讶。他简直想无视那些乱七八糟的臣子和名门望族,朝对方大声质问,安迷修,你怎么在这儿!
“国王殿下。”
他单膝跪地,银白色的厚重盔甲昭示了身份。
“以后我就是守护您的骑士。”
搞什么鬼。
从小一起长大的恶友居然成为自己的骑士?
雷狮微微抿唇。他们的关系好像发生了什么微妙的变化。


“我以后要成为骑士!”
安迷修举起他粗糙的涂鸦画作,朝雷狮大声发誓,眼里充满了向往的神情。
“就你还骑士?”
雷狮不屑地嗤笑一声。
“那我以后就做海盗!就和你对着干,怎么着。”
这倒好,现在,他的愿望达成了。而自己的愿望,化作不可实现的泡影。


可他万万想不到安迷修会战死。
与敌国的战争得到了胜利,却付出了足以让雷狮痛苦一生的代价。
“安迷修……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……”
国王握着骑士长冰冷的手,喃喃。
“你才十九岁,你还没活够。”
我还没来得及和你道别。
还没来得及和你一决高下。
也有好多没来得及和你说的事情。


[做噩梦了?]
睁眼就发现一行大大的字摆在自己面前。
[我刚才看你一脸痛苦的表情。还说什么,安迷修不要死。]
雷狮确认他在这个活死人脸上看到了笑意。
“啧。算是吧。”
年轻国王烦躁地挠挠后脑勺,一下子把属于他的骑士拉进被窝里。安迷修一脸懵,指指自己脸上源源不断往外冒的鲜血,然后摆了摆手。
“那有什么。本大爷不在意。”
雷狮揽住安迷修的腰,再次进入睡眠。而对方愣了好一会儿,最终还是安静地闭上了眼,一同入睡。







☆ 4


“蠢骑士。”
雷狮望着安迷修黑洞洞的左眼眶,微微咂舌。
“你左眼真是又丑又吓人。”
对方翻了个白眼。
[这有什么办法。有本事你把我的眼睛找回来。]
雷狮的视线在屋内扫了一圈,最终停留在花瓶中盛开的玫瑰上。鲜红,美丽,娇艳欲滴,找不出一丝瑕疵。被送来王宫的每件物品几乎都完美无缺。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握住花茎,手指还是不免被尖刺划破。倒吸一口气,望着血液把绿色的枝条染红。
[你干什么?!]
安迷修见状眉头紧皱,连忙把手绢递给雷狮。那任性国王接过手绢,漫不经心地擦了擦手指,把玫瑰插进他亲爱的活死人骑士的左眼眶里。
好像隐隐听见花茎插进什么软趴趴的东西里发出黏稠恶心的声音。
“咳咳。”
雷狮尴尬地咳了一声。
[这是……做什么。]
安迷修伸手抚摸着眼眶中的红玫瑰。
“你还是这样好看一点。”
雷狮笑了。
“知道一朵红玫瑰的花语么。”
花语?安迷修回想。
「我爱你,你是我的唯一。」
他沉默许久。即使无法脸红,雷狮还是能隐隐感受到对方害羞了。
[……你这什么审美观。]
“呵,我喜欢就行。”雷狮合眸勾住安迷修的后脑勺,二人的额头碰在一起。安迷修微微一怔,无奈地笑了。
雷狮的眼睛悄悄开了一条缝。
这是他第一次在安迷修死后看见他笑。

群里某语姓人士的脑洞
2p表情包